无涯物联中文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0|回复: 0

爱,非爱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1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6313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非爱
  

  爱,非爱

  ——左近

  

  

  穿戴整齐之后,

  我出门去看她。

  买了她最钟爱的新美心花式蛋糕,

  外加20根随蛋糕附送的蜡烛。

  今天是她20岁的生日。

    

  坐在仅有司机和我两个人的车厢,

  天气好的令人怀疑是梦境的延续,

  美好的阳光透窗而来,

  迷乱了我的眼和记忆。

  曾几何时的往昔,

  也在这样倾倒众生的光线中,

  她坐到了我的旁边。

    

  阳光很好,尤其是临窗的桌椅

  她坐在那里,穿一件洋红的外套,在这个只允许穿校服的学校里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因为找不到空闲的座位,

  我便坐在她的旁边。

  “一只骄傲的火鸡”我想。

  成绩好,漂亮,有钱,会讨老师喜欢,穿艳丽的衣服,凶,女生公敌这是我对她的全部了解。

  心惊胆战地作在此人身边,

  竟分不清光与她的差别,

  竟觉得自己便是暗于阴影的明暗交界线,

  总之当时只是硬着头皮坐在那儿。

  话断断是一句也不敢搭,

  深知祸从口出道理的我老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她。

    

  一会,她回视我。

  “我可以坐这里吗?”她用细得几乎断气的声音问。

  “当然。”我答。那不是废话嘛!!

  该这么问的不是我吗???

  “要我走吗?”我问。

  “没,没,没。”她慌乱解释。

  转而又微微一笑。

  “你愿意坐在我身边吗?”

  “那有什么?”

  “你不讨厌我?”

  “没特别的情绪。”

  “谢谢你!”她满怀感激地说。

  “谢什么?奇怪!”

  “喂!喂!喂!!那两个同学!上课不要讲话!”老师发威。

  我们立马住口。

  阳光依旧温暖,

  只在不经意间慢慢地转变角度。

  于是,我得以看清她带有阳光余温的暖人笑意。

  那天下午,

  我们都用余光打量着对方。

  那是十三岁的她,

  莫名其妙地我们便这样成了朋友。

    

  情窦初开的年纪充满了对爱情的向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绵绵不断地向我倾诉她暗恋对象的种种情思。

  她写他的名字,

  在草稿纸上,在呵出水气的玻璃上,在涂满乌鸦的桌椅上,在书本不为人知的角角落落。

  她为他高兴,为他悲伤。

  她羡慕与嫉妒一切与他接近的女孩。

  她哭,她笑,她的一切无数令人莫名其妙的闹情绪统统为了他,
兰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而他则完完全全游离于事件之外,

  仿佛在整个事件中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旁观者。

  有时候我很难相信难个不苟言笑让人想起内分泌失调的政教主任的人会有那么多少女情怀。

    

  也许就是在长在单亲家庭的她

  才会形成这种外强中干的个性。

  她在四周筑起带满毒刺的硬壳

  把自身的柔软紧缩于硬壳中央并偷偷哭泣,

  渴望被北京中科医院是骗子保护和强烈地害怕伤害使她不停地左右交战。

  有时她向我描述着自己构想的美好未来;

  放学回家的路上她一遍遍地猜测着他早上微笑的含义;

  深夜,我会接到带有哽咽的电话;

  有时甚至会收到她写给我的长信,

  虽然我们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上课。

    

  那次排座位,

  我就像被命运作弄的玩偶般坐到了他的身边。

  烂死人的情节构筑的三角恋并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

  一时间,我竟成了她靠近心上人的跳板,

  同时英勇地担当了卧底。

  一下课,她飞似地出现在我身边,

  说一些可爱的话,

  穿得比以往都清纯,

  头发精心打理过,

  全然找不出一丝凌乱。

  我们的话题从服装向足球转移,

  从漫无目的转向焦点访谈,

  从当下流行变成时世政治,

  从娱乐头条换成新闻联播,

  我从来也没见她那么拼过,

  为了她一厢情愿的爱情。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热情使她一时间成为见多识广的智者,

  我虽毫无谈古论今的兴致,

  但依旧竭力配合,

  该笑时笑,该哭时哭,

  做好奥斯卡金像奖的演员。

    

  他一开始还白癜风医院长沙哪家好饶有兴致得加入,

  既而转为指出她错误的评论者,

  后来,他便一言不发默默听着,

  再后来,他根本没有理会我们地与周围的人聊天,

  最后,甚至每逢她出现就起身上厕所。

  这过于明显的逃避,

  使她在烈日当头的日子用眼泪把我浇了个透。

    

  仲夏夜的蝉鸣

  声撕力竭地传递着一场无花无果的恋情。

  我与她并排坐在有着八百年树龄的大樟树下。

  昏黄的灯光,拉长的身影,两罐可乐,一本漫画,

  我们就这样默默细数着时光。

  “你怕是同性恋吧?”她没头没脑地问。

  “什么啊?这!”

  “这样问也许唐突,但我就是想这样问来着,没别的意思。”

  “不是。”我喝可乐,“完全没那种趋向。”

  “我有时想,即使你是同性恋也不要紧,真的,不骗人。”

  “理解,怕是我给人这种感觉吧,放心,我对女人全然没那兴趣。”

  她直视了我一会,

  仿佛为了确认我话的真伪。

    

  “你至今都没有喜欢过男生?”

  心猛得一缩。

  “没有。”我答,“没那想法,从来。”

  不知为什么,在她排山倒海的爱情面前

  我无法向她倾诉自己的那藏在心底的东西。

  她直视我心底的提问,

  使我深深畏惧。

  “觉得你很了不起呢,可以很男生保持很好的关系。”

  “那怕是我中性化的缘故。”

  “很想与你一样,交一群可以称兄道弟的朋友,大大咧咧地笑话上课没趣味的老师。”

  “呵,与男生关系好也挺糟的吧,有时他们不会把你当成女人来看的哦。”

  “有时真想做一回男人试试啊。曾经注意你很久来着,觉得你耀眼无比。”

  “是嘛。”觉得心里有一杯无处可倒的苦水。

  “甚至把你写给我的信拿来模写,学你每一个字的写法,写得像就觉得高兴,好象这样便可以与你更接近。”

  我喝可乐,说:“莫名其妙。”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想搞懂两个人,一个是你,另一个是他。”

  “然后呢?”

  “但我怎么也搞不懂,总觉得越接近你们就越害怕,疯似的害怕。”

  “怕什么?傻子,我又不会吃掉你。”

  “如果有一天你死了,我便也活不下去,我也立马去死,决不迟疑。”

  “噢。那要是他死了呢?”

  “也许会去偷他的内裤,然后保存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好主意!”我笑,“那我一定活得久一点。”

  她笑了,为了我的话。

  “傻子!”我拍她的头,“快去向他告白吧,这样唯唯诺诺的可不行哦。好男人会像人造卫星那样飞走的哦。”

  于是,我做出飞机的样子,张开了两手开始跑。

  我背着她跑,把整个背影留给她的笑声。

  因为我不敢回头,

  我怕会泄露太多的秘密。

  就在刚刚,

  我打了正在向我述说她如何不讨人喜欢的他一记耳光。

  “她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下一秒,他与我一样震惊。

  “知道啊!!!”他冲我吼,“可我讨厌她!!”

  “臭男人,好去死了。”

  那时我的气势远胜于他。

    

  后来,我才知道那场雨的意义。

  那是我们对少女情怀所做的告别。

  满是泥泞和雨气的车厢里

  到处弥漫着水的气息。

  当车经过涌江边的时候,

  她把伞和书包扔向人群。

  旁边身强体壮的男人猛得安住她

  之后很多人涌来,手忙脚乱地把她制服在地上。

  “舌头,舌头……”

  “快扳开她的嘴!”

  “哪里有毛巾??”

  “医院,把车开到医院去……”

  在一张张惊慌失措的面孔前

  她第一次完完全全地失态。

  抽搐的手脚,歪斜的笑容,

  抖动的脑袋,嘴里有白色的东西涌出。

  那一刻,她用美丽的衣服擦干净了身边的泥水。

    

  两个礼拜后,我收到了她发羊癜疯那天投到邮筒里的信。

  邮票是倒贴的,在信的背面画着一张笑脸和一个“v”字型手势。

  信很短,有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

  “这辈子,我感到最幸运的事就是可以让我和你相遇,

  更幸运的是,我爱过你,也爱过他。”

  于是,在那天夜里,

  我拨通了他家的电话。

    

  车到站了。

  我拎着蛋糕走进静得可怕的医院。

  她坐在那里,穿着干净素白的衣服。

  她的头发已经长了不少,身体也发生变化,有了成熟的风韵。

  墙上满是她用手指抠出的我的名字。

  “沁!”我叫到,“我买蛋糕拉了哦,好好吃的蛋糕哦……”

  她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见一般,静静地坐在撒满阳光的窗口,

  那样子使我觉得她下一秒就会消失在光的影子里。

    

  直到阳光失去了它应有的温度

  她才慢慢抬起头来。

  她转头看我

  目光空洞且没有焦点,

  仿佛我是透明的存在。

  因为病情的急剧恶化

  导致她的智力严重下降。

  望着只有三四岁智力已经全然忘记我的她,

  真想哭。

  “沁,这是青给你买的蛋糕哦!”

  她猛得回头,

  很快便天真无暇地向我跑来。

  她用手抓蛋糕的狼吞虎咽的样子

  是我见过最饱含深情的吃像。

    

  走出医院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他的电话。

  “亲爱的,在哪里呢?快点回来哦,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哦!”

  “哦,我在买东西呢,马上回。”

  “好,亲你。”

  “恩,等我回来吧。”我挂了电话。

  沁,你看你心爱的东西我还一直为你留着,等你回来,然后还给完完整整的还给你。我发誓,一定,所以你要快点回来啊。”

  突然有风吹过,我听见了她轻轻的歌声,一遍又一遍地绵绵不绝,

  述说这我们的谎言……

    

  

  真实的谎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无涯物联 ( 粤ICP备16018687号-2

GMT+8, 2018-5-21 22:59 , Processed in 0.23945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